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850章:她不会给她机会的!

  p1()

   “司副统领,方才可是玛瑙姑娘的声音?”其中一名侍卫询问道。7KKK小说网7 K K K . N E T

  “你们两个随我过去看看,你们两个继续巡逻。”司风这几日没有陪在纳兰君若的身侧,只是在府上负责巡逻和保卫的工作,闻言,就带着两名侍卫朝刚刚传出声音的方向,走了过去。

  可是,他们都快走到沈柳裳的院落了,也没有瞧见玛瑙,更没有再听到任何的叫声。

  莫非是,出现了幻听?

  而此时的玛瑙,已经被馥绿给打晕了,还带到柴房,给藏了起来。

  她是不会给纳兰辛辛机会的!

  此时,天心小苑。

  白老爷子给纳兰辛辛喂了药,又检查了她的身体,这才发现,这丫头是来初潮了,但就因为这几日的折腾,硬是把初潮搞成了血崩。

  真真是要命了。

  他的宝贝徒儿长大了,可这长大的方式,真是……

  “皇叔,皇叔,我好疼……”纳兰辛辛疼到神志不清了,只是拉着白老爷子的手,不停的叫着纳兰君若,眼泪不停的往下掉,而身下的血,还怎么都止不住。

  白老爷子把能用的办法,都用了,可就是没办法让血流的速度降下来。7 K K K . N E T

  他等了一会儿,回头看了去。

  玛瑙那丫头,怎么还没把纳兰家小子带过来?

  可偏偏,他还不能走,怕自己走了,纳兰辛辛的情况会更严重。

  此时,柳意阁。

  躺在床上的沈柳裳,再次问起了纳兰君若,关于娶她的事情,她还问的很隐晦,“二哥,今日是第五日了……”意思就是,他说的最晚期限,已经到了。

  纳兰君若听到沈柳裳这话,也就明白过来了沈柳裳的意思。

  这五日,他一直在等着纳兰辛辛出关,好事先和纳兰辛辛说下这件事,毕竟小丫头的脾气,他是知道的,如果真的先斩后奏,她就算喜欢沈柳裳,肯定也会和他闹情绪的。

  可偏偏,怎么都没见着人。

  因为沈柳裳每日故意在纳兰辛辛来的时间点,放纳兰君若离开,以至于,纳兰君若都不知道纳兰辛辛每天都到沈柳裳这边来,喂沈柳裳血喝,还以为纳兰辛辛这五日都没有出过天心小苑。

  见纳兰君若还有迟疑,沈柳裳再次开了口,“二哥……”

  纳兰君若望向了沈柳裳。7 K K K . N E T

  沈柳裳沉默了片刻,伸手拉住了纳兰君若的手,“二哥,你可是在担心辛儿?担心让我留在你的身边,辛儿可能会有小情绪,觉得我抢走了你?也担心,我和辛儿会相处的不好?”

  沈柳裳笑着摇了摇头,“不会的。你放心吧,我见到辛儿的第一面,我就喜欢上她了,我会把她当成是自己的亲生侄女的,我会像你对待她似的,对待她的。我相信,她也会接受我的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纳兰君若见沈柳裳都这般说了,他若是还不肯给她一个肯定的答复,当真是太过优柔寡断了,他拉开了沈柳裳握着他的手,站起来了身,“我明日就让司风去找个媒人来,过几日……”

  沈柳裳听到这话,眼里都有了笑意。

  但是,纳兰君若的话就只说到了这里。

  因为,他刚说到这里,就被外面的叫喊声给打断了,“爷,属下有事汇报!”

  是司风的声音。

  以往,只有司月是会这样在外面囔囔着有事要汇报的,向来沉稳的司风是很少用这种叫囔的方式,向他汇报什么事情的,因此,纳兰君若也有些疑惑,这司风今日是怎么了。

  纳兰君若了解司风,沈柳裳也了解,毕竟司风等人都是纳兰君若身边的老人。

  沈柳裳不知怎么的,有种不好的预感,害怕是纳兰辛辛知道了这件事,故意叫司风来捣乱的,因此,在司风没有汇报之前,她突然就捂住了自己的嘴,还剧烈的咳嗽了起来。

  “六妹,六妹,你怎么?”纳兰君若还没让司风进来呢,沈柳裳就这样了,他哪里还有时间让司风汇报是什么事,只顾得先关心沈柳裳了。

  司风在门口等了片刻,还没听到纳兰君若宣他进去的声音。

  按照以往的经验,他就该闭嘴的,可这次,他不能闭嘴。

  方才找不到玛瑙,他就觉得不对劲,让其他两人继续巡逻之后,自己去了天心小苑,结果,就瞧见了待在纳兰辛辛的屋子里,气得直跺脚的白老爷子,还有,一个巨大的炉子。

  而纳兰辛辛好像是,躺在床上的……

  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,白老爷子一瞧见他,就冲他吼了起来,“你家主子呢?跑哪儿去了?我宝贝徒儿都变成这样了?他怎么还不过来?”

  司风瞧着纳兰辛辛像是出了事的样子,就赶紧赶到了柳意阁。

  “爷,是小公主……”司风再次喊道。

  沈柳裳一听,还真是纳兰辛辛,指不定是纳兰辛辛知道她的打算了,一想到这个,她什么都顾不得了,开始疯狂的咳嗽,还真把自己咳出了血来,一副要死要活,要晕厥的模样。

  但嘴里说的却是,“二哥,我没事,我这都是老毛病了,我休息会儿就没事了。可能是辛儿有事找你,你快去看看她吧?”

  纳兰君若也听到了司风说到纳兰辛辛了。

  但是,看到沈柳裳这个样子,他怎么可能离开?

  他冲着门口的司风就喊道,“你过去告诉辛儿,本王这边有点事,处理完了,就过去。”

  司风刚说到纳兰辛辛的时候,就听到了里面剧烈的咳嗽声,所以他才没有将话喊完,见自己的主子都这般说了,他也就应了一声,先退下了。

  不偏不倚,是司风现在的态度,若现在站在门口的是司琴,恐怕不管三七二十一,早就冲进去,将事情原原本本的汇报给纳兰君若,让纳兰君若赶紧去纳兰辛辛那边了。

  司风离开以后,沈柳裳还在咳,咳的犹如风中摇曳的水仙花,可怜至极。

  纳兰君若见沈柳裳咳个不停,想让人去找白老爷子,可沈柳裳却拉住了他,边咳嗽边体贴的说道,“二哥,咳咳,我真没事,我只要躺在床上,休息会儿就好了,你还是去辛儿那边看看吧?”wavv